究竟二法盡除

夫言非吹也,言者有言。其所言者特未定也。果有言邪?

其未嘗有言邪?其以為異於鷇音,亦有辯乎?其無辯乎?

道惡乎隱而有真偽?言惡乎隱而有是非?道惡乎往而不存?

言惡乎存而不可?道隱於小成,言隱於榮華。故有儒墨之

是非,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。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,

則莫若以明。

物無非彼,物無非是。自彼則不見,自知則知之。故曰:

彼出於是,是亦因彼。彼是方生之說也。雖然,方生方死,

方死方生;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;因是因非,因非因是。

是以聖人不 由,而照之於天,亦因是也。是亦彼也,

彼亦是也。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,果且有彼是乎哉?

果且無彼是乎哉?彼是莫得其偶,謂之道樞。樞始得其環

中,以應無窮。是亦一無窮,非亦一無窮也。

故曰:莫若以明。 

bridge